当前位置

: 悠悠分享句子大全 浏览内容

别人办事收钱,我收阳寿(程羽栗)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完整版-别人办事收钱,我收阳寿免费在线阅读大结局(程羽栗)

wang 悠悠分享网 2024-06-21 08:49:16 2
别人办事收钱,我收阳寿(程羽栗)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完整版-别人办事收钱,我收阳寿免费在线阅读大结局(程羽栗)  昨夜下了场大雪,整个粜米巷皆是白茫茫一片。
  我出门扔垃圾时,正看见一个少年裹着黑色大衣蹲在门口,拿着一根树枝在雪地上画画。
  听见玻璃门打开的声音,他立马拍拍屁股站了起来,丢掉树枝,殷切地握住我的手。
  “你好,你就是他们说的那个大师吧?”
  这么大冷天还有生意上门,我心里一喜,忙回握住他的手:“你好你好,大师称不上,叫我程羽栗就行了。”
  “断事治病,驱邪送鬼,童叟无欺,请问你要哪种服务?”
  少年抽回了手,神色有些尴尬:“你不是姓廖吗?”
  廖贵生是我的生意死对头,也住在粜米巷,自称廖半仙。
  我拍着胸脯道:“廖家那猢狲半吊子技术,仗着自己年纪大,信口胡诌,专门坑骗你们这些年轻人,你不如找我,我保证比他靠谱。”
  少年从头到尾打量了我一番,后退了几步,摆摆手:“不用了,我还是比较相信廖大师。”
  眼看着他就要走,我心里一急,喊住他:“是一个女鬼对不对?”
  他的脚步蓦然停住了。
  “披着头发,红裙子,大饼脸,满脸麻子。”
  他愈发震惊了:“你怎么知道的?”
  我指着他身后:“她就趴在你背上呢!”
  他脸色大骇,忙冲过来抱住我的手臂:“大师救我!”
  “好说好说。”我伸出手,用拇指和食指在他面前搓了搓。
  “小问题。”他自信地挺直了腰板,“我有钱,要多少?”
  我摇摇头:“谈钱多俗啊,我不要钱,我要你的三年阳寿。”
  他一下子跳出了三尺远,眼睛瞪得像铜铃。
  “谈钱俗,谈命就不俗是吧?这年头还有人买命,你不是什么邪师吧!”
  “你时间可不多了。”我没理会他的话,抬起手腕看了一眼,“还有9个小时。”
  他眼色惊惧:“什么意思?还有9个小时我就要死了?”
  “不,是还有9个小时我就要死了,到时候就没人能给你解决这个麻烦了。”
  “时间拖得越久,她吸食的阳气越多,最多到今晚,你就会被她吸成一具皮包骨头。”
  他脸上先是诧异,随后浮现痛苦与纠结:“什么9个小时,真的假的,这么玄乎……”
  最终他还是一跺脚:“我先去找廖大师看看,他要是没解决,我就来找你,行吗?”
  我耸了耸肩,要走的人是留不住的。
  只能等他在廖贵生那里碰了钉子后再说了。
  回到店里,坐在收银台的岑司冲我阴冷一笑,乱糟糟的双马尾在空气中翻飞。
  “没人跟你做生意,等你今天一死,嘲风大人就会放我自由,我再也不用给你一个区区人类打工了。”
  我喝了口热茶,驱散身上的寒气,然后躺在太师椅上合眼。
  “小司司,我还得回学校上课,待会儿他要是回来找我,你记得把我的位置告诉他啊。”
  “你有毛病啊,都要死了还惦记你那破课!”
  岑司愤愤地砸了下电脑键盘。
  “有这时间不如写封遗书,告诉嘲风大人你自愿把这家店全权转让给我。这样我就给你留个全尸,不让别的鬼把你给吃了。”
  我叹了口气,抚摸着显示我生命倒计时的手环,心里泛起涟漪。
  对啊,我忘记了还有嘲风……
  他知道我的倒计时快结束了吗?
  他会来救我吗?
  ……
  我第一次遇见嘲风,是在15岁那年。
  那天我走在街上,被一辆闯红灯的小轿车撞倒,倒在血泊里意识不清。
  小轿车肇事逃逸,而当时正值午夜,小镇的路上没有其他车辆与行人。
  就在我以为自己要这么无声无息地结束生命时,嘲风出现了。
  他蹲在我的身边,温柔地拨正我因沾血而粘在一起的碎发,问我想不想活。
  我的嗓子疼得说不出话,借着月光,看见他一头深蓝色的头发在冷风中飘动。
  我咬紧牙关,拼尽全力让头点了一点。
  他笑了:“好孩子。”
  他说我前世造了大孽,所以此生注定多灾多难,最多活到15岁。
  然而,他愿意给我一个机会,让我活下去,但条件是,从今往后我必须不断行善积德,以延续寿命。
  随着一股暖流注入我的指尖,我感觉身体碎裂的骨头在一寸寸复原,四处喷洒在地的血液飘到空中,汇成血珠钻进我的身体。
  等到再次站起来时,我不可思议地看着自己的双手,恍若重生。
  我感激地望向他,他却并未给我过多眼神,只是握住我的手,指引我走向一条道路——“粜米巷。”
  从那日起,我就成了粜米巷18号店铺的老板,专门帮助那些受鬼怪困扰的人们。
  在这里,顾客要付的不是金钱,而是阳寿。
  顾客付一年阳寿,可以延长我一日寿命。
  付三十年阳寿,也仅仅延长我的一个月。
  非常不合理,也非常残忍,所以我很好奇我上辈子究竟造了什么孽,要遭受这么逆天的惩罚。
  但嘲风对此闭口不言。
  在他的帮助下,我总归是磕磕绊绊地活到了18岁。
  距我初次见他已经过去了三年,这期间,他只来过店里两次。
  第一次,他逮了一只不服管的乌鸦,名叫岑司,来给我做助手。
  第二次,是在我18岁生日当天,他来到店里,送了我一只手环。
  手环上面显示的不是时间,而是我的生命倒计时。
  几年过去了,他一点都没变,还是我印象中的模样,帅气而又肆意。
  高瘦的体型,修长的大衣,深蓝色的头发。
  他摸着我的脑袋:“小鬼,我希望你能活下去。”
  带着些许少女情怀,我有些不敢直视他,只盯着自己的鞋面,小声道:“你以后还会来看我吗?”
  他笑了两声,没说话。
  时光飞逝,很快,我考上了一所本地的大学,办了走读,没课时就在店里待着。
  每一天,我都在翘首以盼他的到来,可直至今日他也没在店里出现过。
  我知道,神明自然是很忙的,忙着照拂其他世人。
  他或许,早就忘了我。


本为悠悠分享网频道提供,版权归原作者wang所有,转载请注明出处

相关阅读

相关分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