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

: 悠悠分享综合资讯 浏览内容

程羽栗全文(别人办事收钱,我收阳寿)完整版小说阅读_别人办事收钱,我收阳寿全本列表免费笔趣阁(程羽栗)

wang 悠悠分享网 2024-06-21 08:50:22 3
程羽栗全文(别人办事收钱,我收阳寿)完整版小说阅读_别人办事收钱,我收阳寿全本列表免费笔趣阁(程羽栗)  时间回到上个月。
  最近新出了个恋爱app,叫彼岸花交友网,在大学圈里特别火。
  薛繁的室友几乎都下载了,天天抱着手机聊得不亦乐乎。
  有一天深夜,薛繁觉得无聊,也跟风下载了一个玩玩。
  其实这个app的功能和某交友网站很像。
  放上网友的照片,左滑表示喜欢,右滑表示不感兴趣。
  要是两个人互相对对方的照片点了喜欢,就会弹出一个对话框,两人可以继续聊下去。
  薛繁躺在床上,反反复复地刷着,里面没一个人是他的菜,他皱着眉,手指疯狂右滑。
  系统甚至怀疑他的性取向了,还偷偷插入了几张男生的照片。
  薛繁越刷越觉得无趣,刚想扔下手机下床洗澡,系统又加载出来一张新的照片。
  看到那张照片的瞬间,薛繁猛然瞪大了眼睛,倒吸了一口凉气。
  他发誓,自己从没见过长得这么丑的女生。
  大饼脸,三白眼,头发极其稀疏,几乎能够看见头皮。
  最瘆人的还是她那一脸的麻子,不留余地,看得人密集恐惧症都要犯了。
  他强忍住不适,伸出一根手指头将图片右滑了。
  眼不见为净。
  可没想到,下一张照片,又是这张脸!
  照片里的人,好像嘴角微微上扬了一些,配上那张丑陋的面庞,更显鬼气森森。
  薛繁差点就叫了出来。
  几秒过后,他毫不犹豫地继续右滑。
  右滑。
  右滑。
  不知道右滑了多少次,那双细小的黑色瞳仁依旧直勾勾地盯着薛繁,他拿着手机,冷汗从额头上沁出。
  本来这个时候他直接关闭软件,然后卸载就没事了。
  但此时的薛繁仿佛被激起了某种逆反心理。
  他想,既然右滑没用,那左滑呢?
  手指轻轻地向左边一滑。
  “叮~系统提示您,配对成功!”
  “接下来请你们愉快地交流吧。”
  看着突然弹出的对话框,薛繁这才后知后觉自己刚刚做了什么。
  他慌慌张张地想关闭软件,对面却极其迅速地发了一条私信过来。
  “老公,你长得好帅呀!我喜欢你!”配上一个嘟嘴亲亲的表情包。
  看到顶着这样一张头像的人叫自己老公,薛繁浑身汗毛都立起来了。
  他颤颤巍巍地打字:“不好意思,刚刚操作有误,你还是把我删了吧。”
  等了一会儿,对面没回复。
  薛繁暗自松了一口气,看来对方还是通情理的。
  他下床拿了衣服进浴室洗澡,出来后光着上半身,一边用毛巾擦头发一边看手机。
  当他看到那条两分钟前的私信的时候,整个人瞬间僵住了。
  “老公,你的身材好好啊,居然还有腹肌,下次我们一起洗好不好?”
  薛繁大喝了一声,把整个寝室都吓了一跳。
  紧接着他挨个床铺查看,想看看是哪个室友故意捉弄他的。
  结果两个室友在床上睡觉,一个室友在图书馆还没回来,在床上睡觉的被他一嗓子吼醒,满脸疑惑。
  薛繁也一脸懵地揉了揉脑袋。
  他娘的,难不成真的撞鬼了?
  他皱着眉,立刻把对方拉进黑名单,然后卸载app,一气呵成。
  今夜这个小插曲薛繁没告诉室友。
  说到底他是个校草,玩网恋,还被一个丑女给调戏了,传出去不得被他们笑死。
  薛繁暗自发誓,以后再也不碰这种交友软件了。
  可当他以为一切都已结束的时候,意外发生了。
  当天晚上,薛繁做了一个诡异的梦。
  梦里他是身着红色喜服的新郎官,正在一个老式祠堂里举行婚礼。
  他手里牵着一根红绸,红绸的另一端是披着鲜艳红盖头的新娘。
  后方宾客满座,欢声笑语,酒杯交错,他只能看见台下的人嘴巴在张张合合,却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语言。
  冷汗一点一点打湿他的手心,因为他大概知道,盖头下的新娘长什么样子。
  更恐怖的是,他的身体就像个木偶,完全不受自己控制,只能被迫着进行婚礼仪式。
  在他惶恐不安时,堆满烛火的高台上,一个立着的纸人突然拦腰折断,正好与薛繁脸对着脸。
  倒着的纸人脸上涂着两团重重的腮红,嘴角几乎笑裂到了耳根。
  它发出极其尖细的声音:“夫妻对拜,送入洞房。”
  台下纷纷鼓掌,薛繁手里的红绸不受控制地往新娘的方向收紧,好像要把他带去某个地方。薛繁尚存一丝理智,愣是咬着牙定在原地没动。
  红绸绷成了一条笔直的线,两人似乎是在拔河。
  薛繁心里疯狂祈祷自己赶快从这个噩梦中醒来,可这时候身后传来窸窸窣窣的响动。
  他梗着脖子慢慢回头,只见台下那群宾客都站了起来,抹着腮红,咧着嘴,如戏曲般一帧一帧地向自己平移、放大。
  鬼……好多鬼……
  薛繁当场就卸了气,两眼一翻晕了过去。
  现实里,薛繁猛地睁开双眼。
  可第一眼看见的却不是寝室的天花板,而是一片鲜红的颜色。
  “老公,婚礼还没办完呢,你怎么先走了?”
  霎时间,薛繁像被人掐住了脖子,浑身上下都动弹不得。
  原来这个女鬼漂浮在了他的上空,鲜艳的红盖头垂到了他的脸上。
  薛繁又一次不争气地晕了过去。
  后来一连几天,但凡他睡着,就会梦到自己被强迫着做新郎官。
  由于经历的多了,他晕倒的阈值也越来越高,所以每一次的剧情都在往前推进,最近一晚,他已经把新娘的盖头撩开了。
  果然是那一张令自己恐惧万分的麻子脸。
  她细小的瞳仁紧紧地盯着自己,嘴角带着若有若无的笑,垂涎意味十分明显。
  再这样发展下去,薛繁毫不怀疑自己会在梦里失身。
  他顶着大大的黑眼圈上课,神经衰弱到不行,周围出现一点风吹草动都会被吓一跳。
  同学们都以为他是陷入爱情的苦了,只能拍拍他的肩膀以示安慰。
  只有一个学东玄的人看出来,薛繁是被不干净的东西缠上了。
  于是他给了薛繁一个建议,让他去看看粜米巷的阴阳先生。


本为悠悠分享网频道提供,版权归原作者wang所有,转载请注明出处

相关阅读

相关分类